长相思之相思无穷极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长相思之相思无穷极》,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相柳涂山璟,由大神作者“葡萄总”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玟小六!你又在这里偷懒!”虚无的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玟小六!玟小六!”紧接着,小夭感受到有人在摇晃着自己的身子。“赶紧起来去刷碗!下午还要出诊,你就知道在这里睡睡睡!”小夭突然记起,这是老木的声音,鼻子一酸,泪就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长相思之相思无穷极 阅读最新章节

小夭合上了眼睛。

她只觉得自己在混沌中飘荡着,浑身没有力气,也没有支撑。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玟小六!你又在这里偷懒!”

虚无的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玟小六!玟小六!”

紧接着,小夭感受到有人在摇晃着自己的身子。

“赶紧起来去刷碗!下午还要出诊,你就知道在这里睡睡睡!”

小夭突然记起,这是老木的声音,鼻子一酸,泪就顺着眼角流了出来,蜿蜒如同蚯蚓,爬满脸上。

老木手下一停,叫他别偷懒,这怎么还哭上了?

小六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穿着打了补丁的破衣烂衫,头发梳成髻子顶在头顶上。

“老木,我好想你。”

小六跳起来将眼前的男人拥入怀里。

老木觉得莫名其妙,随又觉得这玟小六在玩什么新奇的偷懒把戏,一把将她推开。

“你可拉倒吧!”

老木将脚边盛满一摞子脏碗的木桶往小六眼前踢了踢。

“赶紧去刷碗!一会儿去镇东头老李家给他的老婆看病!”

说完,老木背着手走了。

小六瞅着脚边的木桶,木桶里的一摞子脏碗里还有着碎饼渣子。

她最烦刷碗,怎么在梦里还要当她刷这该死的碗。

她狠狠一脚踢向木桶,木桶飞了出去,脏碗散落一地,小六呆立在原地。

她的脚,好痛。

“啊啊啊啊——”

小六抱着脚在后院里蹦着,“疼疼疼!”

等等,疼?

梦里不是没知觉的吗?

为什么会感觉到疼?

“重生?复活?怎么可能啊!是不是有人在耍我?”

小六转着圈打量着四周,这里是回春堂的后院,她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老木从屋里伸出头,指着小六道:“你要造反呐?!”

“我…我马上去刷碗!”

小六蹲下身子将滚落在地上的脏碗捡起来塞进桶里,拎着水桶跨过后门,沿着青石台阶,穿过那种着药草的坡地来到河边。

晌午的大太阳高悬头顶,河面金光闪闪,伴着河边两侧的野花香。

小六将水桶丢在一旁,坐在河滩边上思索着。

她明明是死了,为什么会回到清水镇的时候。

“这老天是在捉弄我吗?还是说,我只是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什么涂山璟,什么相柳,什么玱玹统统都是梦里虚幻出来的人物?”

想来想去小六都没想出什么头绪,索性她也不去想。

她伸手将水桶拖过来,把碗丢入水里,嘴里却不再抱怨,将碗洗的干干净净,顺带还把桶刷了。

拎着桶回到医馆,串子和麻子正在后院收晒好的药草。

“药筐给你打点好了,约好的时间快到了。”麻子说道。

小六点点头,去前堂背起药筐出诊去了。

老李是镇上卖豆腐的,单身三十多年去年刚娶上一个媳妇,这媳妇肚子却一直不见动静,这可把盼子心切的他急坏了,约了回春堂上门看诊。

小六背着药筐往老李家走去,街上很热闹,灵石先生还在那里讲着那些神秘的故事。

“于是,皓翎王姬重生于那座三方势力的野村,若一切从头再来,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角落里,一身白衣的男子正在饮着茶,他脸上戴着面具,纤尘不染,白发一丝不乱的拢在脑后,看不清他的五官长相。

那刀削般的下巴和含着轻蔑的眼角眉梢,隐隐有些阴戾之气。

把完脉,小六大手一挥,在药单上写了一张方子。

“一日一副药,半个月后,可开枝散叶。”

老李笑得脸皱作一团,塞给小六一个大红包,嘴里念着“谢谢!谢谢!”

离开老李家之后,小六背着药筐沿着那条街慢慢往回走着。

“所以现在是哪年?”

小六掐着指头算着,老李生下儿子后半年她收留的涂山璟。

“哎呦!”

小六只顾低着头走,没发现眼前有人,就这么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谁这么不长…”

“眼”字咽进了喉咙里,小六张着嘴愣在白衣男人眼前。

相柳冷着脸看着眼前的糙汉,伸手掸了掸被他撞到的衣衫,蹙眉说道:“你说谁不长眼?”

“相柳……”

小六喉间如鲠在喉,半个字都吐不出,心底那股酸涩痛苦的情绪,却再也压不住。

相柳低头看着只到自己胸前高的玟小六,他从未见过她,可为何这糙汉子知道自己是相柳。

街上人来人往,玟小六的眼里却只有欣然而立的白衣男子。

这一切不是梦,她是真的重生了。

小说《长相思之相思无穷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