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心有桃源年年》,现已完本,主角是洛桑景赫,由作者“洛桑”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跳出来纠正我,“小姑娘,你这不对,应该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旁边一个独眼老头笑着说,“哪来的小姑娘,我来之前她就在这里了,我都死了十一年了。”书生惊讶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想问什么。“我不记得了...

心有桃源年年

心有桃源年年 免费试读

心有桃源:年年(主角江年年仲春):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
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心有桃源:年年全文。
...《心有桃源:年年》免费试读《心有桃源:年年》第一章乱葬岗免费试读夜晚的乱葬岗总是格外热闹。
被丢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横死的,所以这里被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
你是怎么死的,死了多久了。
我听着他们聒噪的争辩到底是被毒死痛苦还是被砍头痛苦,鸡都快打鸣了,还没争出个结果。
我无聊的哼唱起歌谣。
离离头上草,一岁一枯荣。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跳出来纠正我,“小姑娘,你这不对,应该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旁边一个独眼老头笑着说,“哪来的小姑娘,我来之前她就在这里了,我都死了十一年了。”
书生惊讶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想问什么。
“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过去,不记得为什么要留在这,不记得要去哪里,终日游荡在这片乱葬岗,只记得那句错了词不成调的歌谣。
离离头上草,一岁一枯荣。
这个书生叫仲春,刚满三十,京城人士,一聊起他的死因,总是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做朋友,谁让他肚子里装着那么多好听的故事呢,长夜漫漫,听故事打发时间也不错。
仲春这个人能说会道,很快就成了这片乱葬岗上的红人,不知他从哪个老鬼哪里打听到,像我这种情况约莫是喝过孟婆汤心有不甘执念又逃回来的。
末了他啧啧道,“听说地府守备森严,去了很难回来,你一个弱女子竟有那般魄力往回逃,你的执念到底有多深啊。”
我说我不记得了。
那是阴雨绵绵的初秋,我和仲春躲在树下下棋,忽见乱葬岗里来了乌泱泱的一帮人。
仲春托腮看了一会,认真的连我偷了他的白子都没发现。
“丫头,他们好像在刨你的坟啊。”
我惊的跳了起来,打翻的棋盘和黑白棋子混着散了一地。
仲春也顾不上心疼他唯一陪葬的物件了,很是仗义的陪着我飘过去。
身着华服的夫人撑着油纸伞,脸上带着透白的面纱,若不是眼中的恨意扭曲了她的五官,想来也是个美人。
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尸骨,白惨惨的蜷缩着,还好是个全尸。
夫人屏退下人,眼中的恨意已经演变成为滔天的恶毒,只见她提起裙子,恶狠狠的踩了下去。
一脚又一脚,不知疲惫。
“***,***,你死了都是个祸害。”
她像是陷入了癫狂之境,疯了一般将我的尸骨尽数踩成碎渣才停下。
仲春愣怔在了那里,直到那夫人走了,才回神一般打了个哆嗦。
“丫头,你到底把人怎么了呀,这么狠。”
“我不知道啊。”
我一脸茫然的回道。
我的尸骨就那么暴露在外头,风吹日晒,看的我难受。
一场大雨之后,我看着零星仅剩的几块骨片,更难受了。
仲春安慰我说,人都死了,那都是身外之物,不要太难过了。
我抹着眼泪呜呜咽咽的靠在仲春怀里,“被挫骨扬灰的不是你,你当然不难过。”
仲春指了指那几片脏兮兮的骨片,“谁说的,这不是还剩了么。”
我瞧了一眼,哭的更大声了。
一辆马车吱吱呀呀的停在路边,下来了几个和尚。
大和尚绕着我的坟地转了几圈,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很是纠结的捡起了仅剩的骨片。
“大师,还有办法吗?”马车里传出的男音声线仿佛有些发抖,听起来颤颤的。
“老衲会尽力的,请施主把东西交给我吧。”
大和尚念了声阿弥陀佛,将骨片放进小和尚手中的木盒里。
帘子被人挑开,一只骨节分明但却苍白的手伸了出来,大和尚从那人手里接过一只金灿灿的事物,细看是一个金镯子,只是圈口很小,像是小孩子带的。
那人的手倏忽缩了回去,我眼尖的瞧见他的无名指上,似乎带着一个镶了红色宝石的戒指。
大和尚将金镯与我的骨片收在一起,几个人围坐在地上开始念经。
仲春歪着头,半晌看着我说,“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人说话的声音。”
不知为何,我竟有些害怕。
我紧紧握着仲春的手,“那人也忒抠门了,给我陪葬那么小的一个金镯子,可见和我关系不怎么样。”
仲春神色一凛,艰难说道。
“丫头,难道前几天你没看清楚,你的尸骨腹中,还有一个刚刚成形的小婴儿啊,那镯子明显是给孩子的。”

小说《心有桃源年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