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朝朝傅淮川番外

小说《许朝朝傅淮川番外》,现已完本,主角是许朝朝傅淮川,由作者“许朝朝”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那是傅淮川第一次体会到酒和宿醉的滋味,宿醉后的头疼很不好受,但这和他的心痛比起来却不算是什么。第二次,是许朝朝被他拒绝表白连夜出国后。得知许朝朝出国后的傅淮川再一次喝了个烂醉如泥,酒精能麻痹他的神经,让他获得片刻的放纵和解脱。他可以借着酒劲释放情绪,诉说悲痛和爱意...

阅读精彩章节

高浓度的酒精火辣辣地划过傅淮川的喉咙,傅淮川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太阳穴的跳动。
其实傅淮川不喝酒,正是因为他是不适合饮酒的那一类人,每次酒精入喉之后,傅淮川都会心跳加速。
...《许朝朝傅淮川番外》免费试读谁都没有想到,三十多年来都清醒克制,向来滴酒不沾的傅淮川,在这天夜里,第三次走进了自家的酒窖。
傅淮川虽然从不喝酒,但他作为一个有品位的有钱人,他爱收藏酒。
他第一次打开酒窖里的酒,是在许朝朝十八岁成人礼的那天深夜。
那时偷偷在许朝朝唇角落下一个吻的傅淮川辗转难眠,便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地下室的酒窖。
那是傅淮川第一次体会到酒和宿醉的滋味,宿醉后的头疼很不好受,但这和他的心痛比起来却不算是什么。
第二次,是许朝朝被他拒绝表白连夜出国后。
得知许朝朝出国后的傅淮川再一次喝了个烂醉如泥,酒精能麻痹他的神经,让他获得片刻的放纵和解脱。
他可以借着酒劲释放情绪,诉说悲痛和爱意。
等到第二天清晨酒醒之后,他又会变回那个冷漠无情、不疑有他的傅家继承人。
这一次,在得知许朝朝和余缺结婚的消息后,傅淮川再一次走进了酒窖。
他轻车熟路的从琳琅满目的酒架上拿下了一瓶高浓度威士忌,随后走到一旁的吧台,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高浓度的酒精火辣辣地划过傅淮川的喉咙,傅淮川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太阳穴的跳动。
其实傅淮川不喝酒,正是因为他是不适合饮酒的那一类人,每次酒精入喉之后,傅淮川都会心跳加速。
但也正是每一次买醉的时候,傅淮川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唯有这种不为人知的深夜,他才能毫不压抑自己的感情,他才能完完全全的做他自己,而不是那个一丝不苟的傅家继承人。
……jiù时guāng付費獨+许朝朝在成年之后,就已经不再许家老宅常住了。
许父许母在同一个别墅区给许朝朝买了另一套别墅,户型不如许家老宅大,但是许朝朝一个人住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其实许朝朝如今住的别墅和许家老宅也不过隔了十分钟的路程。
许家和傅家本就是邻居,两家世代交好。
所以为了让傅淮川和许朝朝有个照应,许父许母直接把替许朝朝买的那套别墅直接买在了傅淮川的那套私宅旁边。
许朝朝回国后,其实本不愿意再住在傅淮川隔壁,但她发现自己无论住在哪里,好像都有些避无所避。
许朝朝曾经窃喜于她和傅淮川这样的形影不离,仿佛有多亲密无间似的。
但如今许朝朝想要放弃傅淮川时,她这才发现有多难办。
于是许朝朝便只好安慰自己,许傅两家本来就是世交,她能躲傅淮川一时,难道还能躲他一辈子吗。
只有哪怕面对面也不为所动,才说明她是真正的放下了。
这天夜里,洗完澡做完护肤的许朝朝刚准备上楼早早的睡个美容觉,她便听见她家门口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
说是敲门其实不太准确,因为那声响闷闷的,听起来像是有人一下又一下的捶着门。
于是原本都走到楼梯口准备上楼睡觉的许朝朝只好折返回去,拔高了音量问了一句:“谁啊?”但回答她的只有那闷闷的捶门声。
许朝朝倒是不担心会是坏人,毕竟他们这作为京北最高级的富人区,小区的治安是极好的。
如果不是这里的业主的话,小区物业连只苍蝇都不会放进来,更何况小区内每天还有安保队巡逻,简直是安全到不能再安全了。
因此就算没有得到来客的回答,许朝朝也并没有害怕。
她走到玄关处,按亮了一旁的电子猫眼,便看见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她最熟悉的身影。

小说《许朝朝傅淮川番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