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龙香很快就把这丝惊喜神情压制了下去。

在叶涣两位妻子的面前,表露出对见到叶涣而产生的惊喜,未免也太不合适了。

一旁,张慧敏俏脸之上浮起了一抹羞红。

她进入办公室的一瞬间,就闻到了空气中还未散去的淡淡的奇怪气息。

身为过来人,特别是和叶涣在办公室卿卿我我过的过来人,她闻到这奇怪气息的第一时间,就知晓柳天韵长时间没来开门,是在办公室干啥了。

张慧敏还很惊讶,在她心中,柳天韵属于是不苟言笑,举手投足都散发着冰冷气息,很正经,很有原则的高冷女总裁。

不曾想,她跟叶涣在一起之后,居然那么放得开。

不过也是。

当初自己不也是在小叶的强烈攻势下,一步步更加放得开的吗?

想到这,张慧敏脸上那抹红晕更甚。

如果让涣哥知道她在想什么,那指定得吐出一口老血,大声为自己鸣冤:小爷是清白的,是被动的!实际情况是,你心中的高冷女总裁,有着不为人知的胆大一面,跟小爷没半毛钱关系呀!

“柳总,我这次过来,是想……”龙香表情认真说着的同时,正欲坐到和叶涣相邻的那个小沙发上,看到沙发上的一个物件,突然一愣。

沙发上,有着一条有些破损痕迹的超薄黑色水晶丝袜!

柳天韵见状,神色一僵,眼疾手快,一把将丝袜抓回到手中,藏到身后,而后脸上挤出一个无比尴尬地笑容:“龙董,您…您请坐。”

“哦…哦,好。”

龙香眼神怪异,瞥了眼柳天韵脸上的尴尬神色,又瞥了眼一旁正吹着轻快口哨缓解尴尬氛围的叶涣,然后鼻子耸动了两下,嗅到残留着的很淡的诡异气息。

想明白了一些东西后,脸色不禁微红。

再次扫了眼柳天韵,她眸底有抹羡慕之色一闪而过。

“柳总裁,我这次过来,是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龙香坐下到沙发,面露微笑。

“你讲。”

柳天韵坐到一旁,分别给龙香和张慧敏沏了杯茶。

“是这样的。”

“首先,我对您和张副总裁信任香叶安保集团,把天韵国际的安保任务外包给我们香叶表示感谢。”

“然后呢,就是一个我们集团面临的问题了。”

龙香有些苦恼地问道:“最近北城区发生的事情,柳总裁您知不知道?”

柳天韵表情变得凝重几分:“你是说,最近频繁发生在北城区的袭击和失踪事件?”

“是的,由于特勤局出面都未能迅速遏制住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北城区的袭击和失踪事件还处于激增之中,导致居住在北城区的许多富商,以及北城区的许多写字楼与大型企业,都认为犯罪分子不是一时半会能逮住,从而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