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叫做《沈黎晚萧淮正》,是作者“沈黎晚”写的小说,主角是沈黎晚李盛。本书精彩片段:沈黎晚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沈黎晚萧淮正免费阅读》免费试读一进八月,又下了场雨,原本还带着几分酷热的天儿突然变凉。沈黎晚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隔壁屋传来咳嗽声,她赶紧推门走进去...

沈黎晚萧淮正

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叫做《沈黎晚萧淮正》是沈黎晚的小说,主角沈黎晚萧淮正。
内容精选:一进八月,又下了场雨,原本还带着几分酷热的天儿突然变凉。
沈黎晚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
...《沈黎晚萧淮正免费阅读》免费试读一进八月,又下了场雨,原本还带着几分酷热的天儿突然变凉。
沈黎晚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
隔壁屋传来咳嗽声,她赶紧推门走进去。
沈母靠在床头,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咳得通红一片。
沈黎晚忙倒了杯水过去,喂着沈母喝了几口。
喝了水,咳嗽也渐渐停了下来。
沈母看着她:“不用管我,你快去忙。”
放下手里的杯子,沈黎晚弯腰一边替母亲掖了掖被角一边轻声说:“等我忙完早上这一阵,就去给你找大夫。
不用。”
沈母一听,忙摇头,“老毛病,一变天就这样,过段时间就好了。”
沈黎晚没说话,又倒了杯热水放在一旁,转身走了出去。
一年前,被沈家赶出来后,沈黎晚就带着母亲和弟弟租了这个院子。
院子临街,前面用来做面馆,后面住人。
虽然小,但好歹也算是有个家。
她又回到自已房间,简单地洗漱过后,将长发挽成最简单的单螺髻,只斜插了支木簪就去了前面的铺子。
天刚蒙蒙亮,沈黎晚先去厨房看了一眼炉灶的火。
牛骨小火慢熬了好几个时辰,汤水浓郁,味道鲜香;一旁的罐子里卤的牛肉,她拿筷子轻轻戳了一下,炖得又软又耙,火候刚好。
于是,开始揉面擀面,准备配菜。
一切弄好,外面街上已经有了动静。
她打开铺子门,挂上今日营业的牌子,转身又去忙自已的。
很快就来了客人,沈黎晚忙迎了出来。
见来的是两个熟人,她笑着打招呼:“魏大哥,李大哥。”
来人是李盛和魏东民,两人是大理寺的捕快。
大理寺府衙和面馆在一条街上,因此,大理寺的捕快经常会来沈黎晚这边吃饭。
一来二去,大家都熟了。
魏东民年纪稍大点,已经娶妻生子,李盛年轻,只比沈黎晚大四岁。
因她还小,又是个姑娘,就被迫出来营生,大家伙都对她挺照顾。
两人找了张桌子坐下后,李盛就对沈黎晚说:“今天有葱油饼吗?有的,刚出锅。
那就一人一碗牛肉面,再来两张葱油饼。
好的。”
沈黎晚手脚麻利,很快就将两人要的东西端上了桌。
她将东西放下后,看了一眼李盛,见他两眼通红,忍不住问:“昨晚又有案子了吗?”李盛摇头:“都是旧案子。”
见她不解,一旁魏东民给她解释:“新来的萧大人,过去的旧案子都被他翻了出来,说要一个个的审。
萧大人?三个月前新上任的大理寺卿萧大人,你没听说过?”沈黎晚摇头,她天天忙得团团转,哪里有心思去听别的事。
见她当真不知,两人就一边吃一边跟她说起了这个萧大人。
萧大人萧淮正,镇国公之子,母亲是和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静昭长公主,圣上是他嫡亲舅舅。
父亲镇国公乃大业朝护国大将军,手里有十万麒麟军,权势滔天,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如此显赫的家世和身份,哪怕不努力,也是富贵一生。
但这位萧大人四年前就高中状元,去外地当了三年县官,今年回京直接空降大理寺,坐上了正四品的大理寺卿的位置。
听说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二而已。
李盛一脸感慨:“人比人,没法比!”恰好有其他客人进店。
沈黎晚忙去招呼客人。
这一忙,就是一个多时辰,等忙完早上这一波,已是辰时末,她赶紧打扫完卫生,又跑去东街找大夫。
大夫来之后,给沈母看了看,又看了几副药:“先吃着试试,不行再换别的。
好。”
送走了老大夫,谢柠夏就在院子里给沈母煎药。
药刚煎一半,沈母走了出来。
她才不到四十,头发却已经白了一半。
常年疾病缠身让她身体虚弱得很,走几步就喘得厉害。
见她出来,沈黎晚忙上去扶着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又去煎药。
沈母看着她叹了口气:“我都说了是老毛病,你非得花这个冤枉钱。”
沈黎晚没说话。
沈母又道:“留着这银子给你弟弟,他那边花钱多,我都用了,他日后急用,咱们又要去找谁借?娘,银子的事你不用操心......话说得好听,你一天又能挣多少?”沈黎晚没说话。
见她不说话了,沈母皱了眉头:“你就是这个性子,说你不对,你就不吭声。”
沈黎晚低着头,声音依旧柔软:“你是我娘,你生病我请大夫,哪里错了?你......”见说不动她,沈母也懒得再理她。
起身就回了屋。
沈黎晚也很快端着碗走进去。
沈母见她进来,扭头看向一旁,不搭理她。
沈黎晚将药放在桌子上,叮嘱了一声‘趁热喝’就去了前面铺子。
店里就她一个人,虽然店里只有六张桌子,但也够她忙的。
中午的顾客比早上多,沈黎晚忙完已经是半下午,隔壁卖豆腐陈叔的小女儿陈知知来找她:“晚晚姐,我娘说明天一早要去给我哥送些衣物,问问你要不要给沈令扬捎带?”沈黎晚一听,忙道:“要的,我这就去收拾。”
弟弟沈令扬在距离京城三十里外的承元书院读书,一个月回来一次。
陈知知的哥哥陈穆也在承元书院,和弟弟是同窗。
沈黎晚将早已准备好衣物装上,又快速写了一封信给加在衣物中间。
最后拿出钱袋子,看着里面仅剩不多的碎银子,想了想,还是拿了两块塞进包袱里。
笔墨纸砚吃饭都要钱。
虽然半个月前临走时给了一些,但她还是担心弟弟不够用。
出来后,她将包袱递给陈知知:“麻烦婶娘了。
我娘说了,你一个人很不容易,能照拂就照拂一下,以后有事你吭声。
好。”
陈知知走后,沈黎晚又开始忙活晚上要用的食材。
一整天下来,她已经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但看着今天收入还不错,她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临睡觉前,她将明天要用的牛骨汤和牛肉炖上,店里的卫生打扫干净,这才去了后院。
沈母已经睡了,沈黎晚烧了热水,将自已泡进澡桶。
一天最舒服的时刻,就是泡在热水里,洗去一天的疲惫。
洗完澡出来,她坐在窗前擦着湿漉漉的长发,彻底放空自已。
她喜静,性子柔软,却偏偏开了面馆。
未来的路在哪儿?她不敢去想。
只知道现在就盼着弟弟读书用功点,考个功名走上仕途,那九泉之下的父亲也能瞑目。

小说《沈黎晚萧淮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