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霆死死的凝视着这个满脸苍白,才刚睁开眼,竟敢就看着他的脸,叫别的男人名字的女人,心中一阵暴怒。

他一把捏住了司烟的下巴,厉声质问道:“阿声是谁!”

此刻的司烟,明明就是在看着墨寒霆,可她的意识,却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不明白,阿声为什么忽然就变了脸。

他阴鸷的眼眸,还有眼底化不开的寒冰,都让司烟一阵心疼,眼底委屈的雾气打滚,抬手轻轻拉住了墨寒霆的袖子,低声哽咽:“阿声,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一次次的折磨我、伤害我。阿声,我好痛,真的好痛,你不是说过,要护我一辈子的吗?为什么……”

“司烟!”墨寒霆满腔的寒意,犹如能刺穿人的冰棱般,一把掐住了司烟的脖颈,凌厉的喝道:“你给我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司烟凝视着眼前的人,眼底一点点地聚焦,理智也一点点的收回。

这眼神……他是……

“墨寒霆!”

见司烟叫出自己的名字后,那满眸的失落和不安。

墨寒霆心底一阵薄凉,唇角勾起一抹阴毒的讽笑:“原来你的野男人,叫阿声!”

司烟回望着墨寒霆,心头一颤,他怎么会知道……

难道自己刚刚失去意识的时候,说了什么?

墨寒霆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扯到了自己的胸前,面带狠厉:“说,你把那个野男人藏到哪里了!”

司烟因为他的拉扯,而被迫与他视线相触。

她多想说一句‘墨寒霆,你就是我心心念念的阿声呀,’可是……她太了解墨寒霆了。

墨寒霆一定不会信她,甚至还会说她下贱、不要脸!

既然横竖都是解释不清楚,那司烟宁可选择闭口不言。

可是,墨寒霆又怎么会轻易的让她过关呢?

“不说?”墨寒霆睥睨着她,冷嗤一笑,“想保护那狗东西是吗?”

司烟凝眸望向他,狗东西?

他还真是能在他自己身上,套尽天下恶言!

墨寒霆语带狠厉:“你以为你死撑着,我就查不出来?你觉得,你那个小白脸徒弟,能受的住多久的拷问?”

“墨寒霆!”司烟脸色一转,声音也带着几分隐忍的哑:“我的事情,你为什么总要拉扯小白?”

墨寒霆不留情面的将她撞回床上,低头冷睨着她,并没有收回决定的打算。

司烟心生无力,墨寒霆总有办法逼她……

她垂下眼眸望向窗外,平静的道:“你不必找了,也找不到。阿声是我的初恋,可是……他为了救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墨寒霆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她的主动坦白,而有半分缓和,反倒心底的戾气更盛了几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司烟面带倔强的望着他:“我说的是事实,信不信由你。”

墨寒霆心里一冷,他当然不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